别和拜仁比有钱!引援壕无仁性德甲巨人为何肯花钱了

过去两个赛季,在德甲独孤求败的拜仁,分别只花了5750万欧元和7725万欧元招募新人,在巨星叫价动辄1亿欧元起的年代,委实算得上是一股清流。

而考虑到期间球队毫无悬念地完成德甲十连冠,欧战竞争力同样优异,投资的性价比着实令同行艳羡。

然而,当今夏豪门开启新一轮军备竞赛时,迟迟按兵不动的拜仁,终于入场了。他们打破2019-2020赛季1.395亿欧元的引援开销纪录,几无悬念。

作为过去几个赛季最被吐槽的豪门球市话事人之一,拜仁体育总监萨利哈米季奇直至今夏之前,是“仁蜜”和“仁黑”为数不多看法一致的存在。

球迷们会记恨他在称霸欧洲后不思进取,在夏窗关窗时招来一堆小角色填充阵容,并逼走了与自己不睦的功勋主帅弗里克。

而在莱万续约问题上,萨利哈米季奇又险些得了负分——在给诺伊尔、穆勒队内第一档的1800万欧元年薪养老合同后,波兰人加薪到2000万欧元以上的愿景,被其多次无情驳回。

但颇为微妙的是,合同同样在2023年夏天到期的萨利哈米季奇,实则也面临着饭碗问题。

既为续约,更为信任,也难怪萨利哈米季奇在夏窗的效率如此斐然:当冲击欧冠未果的利物浦,面临萨拉赫和马内只能留一个的困境时,曾在蒂亚戈转会问题上开绿灯的拜仁趁虚而入,以绝对低于市场价的3200万欧元一举截胡。

初战告捷,萨利的底气更足。面对和阿贾克斯渊源更加深厚的巴萨的竞争,拜仁用更具保障的出场时间,以及更看得见摸得着的待遇,搞定了阿贾克斯双星赫拉芬贝赫与马兹拉维。

尤其是摩洛哥右闸马兹拉维在面对帕瓦尔甚至基米希的竞争下,仍愿意加盟拜仁,其间的斡旋自然不必多说。

毫无疑问,7770万欧元拿下德里赫特,是萨利哈米季奇今夏最为得意之作:荷兰人的首付转会费,比3年前还低了1800万欧元,年薪也只有1200万欧元,比效力尤文时降低了至少30%。

这还不是全部。目前,拜仁还盯着纳格尔斯曼执掌莱比锡时的爱将莱默;甚至愿意支付8000万欧元,求购在马竞同样郁郁寡欢的菲利克斯。

2019年,拜仁开启了21世纪最为疯狂的一波引援,早在这一年2月,球队就掏出8000万欧元违约金,从马竞预购了卢卡斯·埃尔南德斯;随后,在世界杯上大放异彩的双能卫帕瓦尔,也以3500万欧元敲定转会。

而待到夏天,拜仁分别以800万欧元和300万欧元,引进了德甲的希望之星屈桑斯和阿尔普,又租借了亿元先生库蒂尼奥和克罗地亚飞翼普利西奇。

高投入立马得到高回报,在次年疫情来袭,豪门苦不堪言的乱世中,厚度惊人的拜仁在压缩赛程的欧冠一路直通,以全胜战绩捧起大耳杯。

如果败给人员储备更深厚的巴黎,尚可归咎于莱万突遭伤病,那么在平民球队比利亚雷亚尔身上翻船,则意味着拜仁到了必须变革的关口。

明眼人都看得到,核心球员高度老化的拜仁,年轻化绝非一朝一夕,但身为德甲最年轻的少帅,坚持不破不立的纳格尔斯曼,正好和萨利哈米季奇的换血策略不谋而合。

在聚勒以自由身转投多特蒙德后,拜仁防线高度骤降,甚至只有小将夸西一名专职中卫,德里赫特的到来,既填补了球队的防空窟窿,又顺应了荷兰人在拜仁分外吃香的传统——马凯、范博梅尔和罗本的经历,足以让球迷安心。

按照德国媒体的说法,利物浦一开始对马内要价5000万英镑(大约5900万欧元),但最终的成交价格是3200万欧元外加最多900万奖金。

又如阿贾克斯本来对赫拉芬贝赫要价3500万欧元,最终拜仁谈到1850万+550万,外加未来再次转会5.5%的分成。

更加彰显拜仁底线思维的,是莱万转会一事。尽管几无和好可能的双方早已撕破脸皮,但始终坚持5000万欧元以下免谈的拜仁,让习惯了“敲骨吸髓”的巴萨无机可乘。

4500万欧元首付+1000万浮动,对于一名仅剩一年合同的34岁老将,无疑是“溢价卖出”。

要知道,著名的“转会市场”网站,对莱万的身价评估也不过4000万欧元;而在之前一年,同样仅剩1年合同的C罗,几乎是被尤文免费送给了曼联。

在引进四大新援之后,一个幸福的烦恼摆在拜仁面前,球队固然有了两套阵容,但薪资却已经来到了史上最高。

仅税前年薪超过1000万欧元的球员,就有10人之多。这样的结构,早已超出德甲同行一个多身位。

但得益于德甲尤其是俱乐部自身严格的财务控制,过去几年一直不遗余力清洗高薪老将的拜仁,以足够的人员流动,避免了高薪养老的尴尬。

上赛季,拜仁全队年薪比2020-2021赛季大降2800万欧元,“瘦身”初见成效,这也使得球队有余力先后与科芒、格雷茨卡和格纳布里三位正值当打的中坚完成续约。

今夏完成四笔交易后,球队的总薪资看似上升了3200万欧元,但也基本和两年前看齐。

即便在薪资普涨的大背景下,球队仍然预留了1100万欧元的薪资空间,用于后续谈判,无论是签下一名巨星,还是2-3名实力派球员,球队的操作都相当游刃有余。

但伴随着德甲重新开放观众入场,以及新高层在商业拓展上的发力,上赛季末,营收突破7亿欧元的拜仁,比遭遇疫情时上升了至少10%,这也给了拜仁花钱的底气。

毕竟,和早已资不抵债,被迫用未来25年的转播费签署对赌协议的巴萨不同,本赛季薪水开支至多3.6亿欧元的拜仁,实则只占了俱乐部总营收的52%,与欧足联财政公平法案的预警线%相去甚远。

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一再嚷嚷着要控制薪资的巴萨,眼下薪水开支仍高达5.6亿欧元……

作为德甲取消“50+1”股本结构的推动者之一,前拜仁门将始终致力于为球队引入外来投资者,逐步走向国际化——“可以肯定的是,我不想再听到英国同行说德甲是乡下联赛了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