冲出康普顿的德罗赞却冲不出自己的心魔!

提问者雷肖恩-斯科特刚刚拿到佛罗里达海岸大学的篮球奖学金。在一次谈话中,他问自己的导师,德玛尔-德罗赞。

说起康普顿,大部分对美国不太了解的人只以为它是一个普通城市,有些人知道可能是因为《冲出康普顿》这部带有传奇色彩的说唱美剧。

康普顿是繁华大都市—洛杉矶的毒瘤。1991年,臭名昭著的罗德尼-金事件让这座城市成为了动乱的代名词,这里充斥着毒品与暴乱,每一个能从这儿成长起来的孩子都会选择逃离这座城市。

德罗赞似乎更有理由离开这座城市,凭借着自己的NBA地位完全可以在一个更好的城市生活,远离暴力和毒品。

因为就在德罗赞的父母为刚出生的德罗赞起名字的那几天,德罗赞的舅舅勒玛尔在开车时卷进一场枪战中,不幸中枪身亡。

换做是你,你会在长大后回来吗,让那些在童年就已经烙下刻印的伤心往事肆意侵蚀你的大脑?

然而德罗赞却坚定的回答:“我为什么不能回来?康普顿是我家啊。”我们从这儿看到了德罗赞的性格:恋家、重感情。

升高中时,德罗赞本有机会入读多明戈斯高中,那是一所培养出泰森-钱德勒、泰肖恩-普林斯和布兰顿-詹宁斯等众多NBA球星的名校。但托尼-托马斯——康普顿高中的助教——只用了一句“让我们把康普顿纳入版图”,就留下了这位爱徒。

升大学时,德罗赞得到了北卡大学的奖学金名额,家人也都劝他入读这所篮球名校。但德罗赞最终选择了南加州大学。因为这里离家近,并且还有他儿时的玩伴。

德罗赞恋家,但他为家乡做的,可不仅仅是“留恋”这么简单。除了明星球员们都会搞的捐款,他还为家乡考虑到了几乎每一个细节。比如,他会为母校寄去一大箱T恤,并在每年夏天回来亲自指导像斯科特这样的年轻人。

为了感谢他对社区的贡献,他小时候训练的鲁德斯公园,被命名为“德玛尔-德罗赞球馆”。

这样的德罗赞也最容易受到情感上的重创。他父亲患有严重的肾脏疾病,母亲也患有红斑狼疮,为了照顾父母他要经常往返于洛杉矶的家和赛场训练场之间,无法忍受聚少离多的妻子带着两个孩子也离他而去,这些对他的心理都造成了沉重的打击。

不过外人根本看不出来,直到德罗赞公开在推特说出了自己的问题。在近日接受《多伦多星报》的采访时,他也很坦然谈到了自己抑郁症的问题,并且将自己这几年来的过往都悉数道出,希望对其他陷入相似处境的人有所帮助。

这也让NBA球星认真对待德罗赞所遭遇的处境,不再像以前嘲讽他以及球队的战绩,最好的伙伴洛瑞也更加想尽办法逗德罗赞开心。

那天是猛龙与篮网的抢七大战,只落后一分,最后一投洛瑞被皮尔斯成功封盖,赛后,洛瑞沮丧的躺在地板上,捂住眼睛,其他的队友走向更衣室,而德罗赞俯下身子在洛瑞的耳边说道:“兄弟别灰心,我们明年再来。”洛瑞睁开眼睛,进入眼帘的是那张熟悉的脸,他点了点头,从此之后,他们不只是并肩作战的队友,还是患难与共的兄弟。

有一段时间,洛瑞的一大半社交媒体都是关于德罗赞的,他们越发信任彼此,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坚固,他们一起打进季后赛,一起面对那个如同灭霸一般的詹姆斯,他们一起打奥运会,一起拿回了金牌。德罗赞完成帅气的轰筐表演,洛瑞绝对是在他身边最高兴的那个。

洛瑞的存在让德罗赞不再孤单,也感受到了这个生意联盟的一丁点人性,虽然被外界戏称为“垃圾兄弟”,但他们恐怕是联盟最牢不可破的兄弟,哪怕被交易到马刺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